联系我们:发送邮件站内短信
看小说百度搜索: 代灵书网
代灵书网 > 其他类型 > 红楼之梦落三生 > 第226章 第三世
  玄静师太乃得道高人,她的话更加印证了菁玉说她有一位剑仙师父之言,水溶对此已无多大怀疑,心中更多的是失望,本以为玄静师太洞悉前世来生,找她定能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,谁知她却偏偏看不透菁玉的前世,这个方法也行不通了,难道只有直接询问这一条路可行了?
  “王妃既有仙缘,那位仙人定然精通前世来生,王爷不若问一问那位仙人。”玄静师太欲言又止,停顿片刻,轻叹一声续道:“王妃长期受仙气熏陶,灵智比一般人都高,说不定还记得前世之事,王爷何不直接相问呢。”
  水溶当然想见一见菁玉的剑仙师父,只要见到了剑仙,所有的问题都有了答案,但剑仙岂是那么容易见到的,即使见到了,剑仙定然能看出他的来历,菁玉也会知道真相,那和他亲自去问她也没什么区别了。
  他终究还是没有直接向菁玉询问的决心,太多的顾虑让他望而却步,蟠香寺之行,水溶依然一无所获。
  邢忠一家还在蟠香寺住着,妙玉回家之前,给邢岫烟留了好些书籍笔墨纸张,邢岫烟识字,帮庙里尼姑抄抄佛经,也能赚点铜板补贴家用,邢忠就没有禁止她读书写字了。邢岫烟见到菁玉惊喜交加,行礼请安一丝不乱,比四年前更规矩了一些,菁玉的身份比当年更高,邢岫烟对菁玉尊敬有余,却不似当年那般亲近了。
  一别四年不曾联系,当年她们的关系也算不上十分亲厚,邢岫烟现在见了她小心翼翼地守着规矩,菁玉也不觉得有什么失望,她对女孩子总是格外怜惜一些,问了邢岫烟几句这几年的生活状况,送了她一支和田玉簪,再去往塔林与水溶会和,两人一起返回林府。
  水溶还有密旨在身,要去一趟杭州,菁玉不想跟着去,她想去苏家探望妙玉,南下之前前林海还给了她一封书信,要她到了姑苏交给苏樾。
  妙玉今年满十六岁,苏樾夫妻仅此一女,菁玉听说去年年底妙玉陪同母亲出门上香,途径一处药铺,看到一个年轻书生苦苦哀求药店大夫救治其母,却因无钱被拒之门外,妙玉见他们可怜,便央求母亲帮一帮他们母子。苏太太心地仁善,不仅出钱帮他们治病,还收留他们母子在府里休养。
  那书生未及弱冠之年,姓陆名轩,姑苏阊门人士,少时家中小有资产,十四岁就考上了秀才,本是前程似锦,谁料五年前陆父前沉迷赌博,不听妻儿劝告,输得倾家荡产,还欠下了高利贷。陆父不堪追债悬梁自尽,陆轩为了保护母亲被债主痛打了一顿,陆母变卖陆家所有的家当,搭上了自己的嫁妆,东拼西凑到处借钱,终于还清了陆父的债务。房屋田地都没了,母子两人只能寄居在城隍庙相依为命,陆母给人洗衣赚钱,陆轩一介文弱书生,肩不能抗手不能提,只能给人代写书信对联或抄书,赚几个铜板补贴家用,一个铜板一个铜板地攒钱还债,每天为柴米油盐操心,吃了上顿没下顿,陆轩的科举之路就耽误了。去年年底陆母旧疾复发,陆轩背着母亲四处求医,因囊中羞涩被拒之门外,遇到苏家母女才保住母亲性命。
  陆轩对苏家心存感激,不论自己功成名就还是一生贫寒,总要报答苏家救命之恩,却不知在此时迎来了人生的一个转机。
  苏樾曾是状元出身,对读书人尤为看重,见陆轩虽然贫寒,举手投足之间自有文人风骨,便对这个年轻书生颇有几分好感,得知他还有秀才功名,看了一段时日陆轩的行为作风,此人受了苏家恩惠,心怀感激,不卑不亢,伺候母亲孝心可嘉,穷困潦倒亦不怨天尤人,觉得这孩子人品不错,决定收他为徒,留在府中亲自指导。
  苏樾称病辞官,回乡之后无所事事,便出资开办学堂,助寒门学子读书科考。他本人才华横溢,当年科考被钦点为状元,如今闲赋在家,远离官场是非权力倾轧,遇到一个资质人品各方面都不错的学生,为国家培养一个栋梁之才也算是发挥余热了。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  再后来菁玉就听说苏樾招赘了陆轩当上门女婿,八月初刚过了小定。
  菁玉得知这些,唏嘘感慨了一番,她记得看过红学家推测妙玉判词里的“王孙公子”是陈也俊,如果苏樾没有辞官,跟陈家结亲也是有可能的,但最终结局却是“无瑕白玉遭泥陷,王孙公子叹无缘”,与之相比,能得父母天伦,有一心人相伴,自是比判词中的坎坷人生要强得多了。
  黛玉和妙玉的人生已然偏离了书中的命运,却不知宝钗湘云三春又会如何?
  水溶走后第二天,菁玉上苏府登门拜访,将林海的亲笔书信交给苏太太沈氏,由她转交给苏樾。妙玉回家已有三年,有父母相伴,身上的孤高冷冽之气比三年前消退了不少,多了几分娇俏的小女儿情态,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。
  苏太太热情招待菁玉,留她吃了晚饭才亲自送她离府回家,苏樾看过林海的亲笔书信,立即点燃烧成灰烬,苏太太见状大惊失色,“林大人都说了些什么?”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  苏樾忧心忡忡地道:“廉郡王嚣张跋扈不服当今圣上,有篡位的迹象,如海说我曾经给廉郡王效力,虽然现在辞官归乡,但还是要多加留心,切莫再与廉郡王有瓜葛来往。”林海这封信到达前三天,京中就有人秘密联系了他,劝他复出回京,继续为廉郡王效忠。苏樾以身体欠佳为由婉拒,他深知廉郡王赵弢的脾性,呲牙必报,今日他婉拒其约,他日廉郡王若真的篡位成功,苏家定然在劫难逃。
  思及此,苏樾更担心菁玉的安全,前巡盐御史黄文柏贪腐,勾结盐商收受贿赂强占百姓良田茶山,这案子就是水溶揭发出来的,牵扯了不少江南的官员出来,大部分还都是廉郡王一派的人,廉郡王损兵折将大伤元气,难保不会对水溶和菁玉做出什么事情来,必须要提醒他们才行。
  菁玉回家次日,收到了苏家的回礼,都是绫罗绸缎香料之类的东西,现在闲着无事,不如给水溶做身衣裳,作为他搭救李若的谢礼。菁玉挑选面料之时,在一卷暗红四合云纹缎里发现了一张纸条,一笔端正的小楷上书一首七言绝句:
  “莫问归期第几夕,暗风冷雨阻归时。秋霜陌上凝歌缓,寄梦青竹托雁词。”
  没有落款,字迹娟秀,像是出自妙玉之手,菁玉不精通吟诗作词,品评诗词的能力还是有的,这首诗表面上看是写给在外漂泊的亲人,希望他早日回家,却被风雨所阻而归家不得,但妙玉不会无缘无故给她写这么一首诗,还夹在这些回礼中送过来,定是要想告诉她些什么事情。
  她和水溶身在江南,可算在外漂泊,等水溶从杭州归来,他们便可启程回京,“暗风冷雨阻归时”,莫非是指他们回京路上不太平,但为何不明说,要用这种方式来提醒她?难道苏家被什么人监视了?
  苏樾曾是廉郡王一派的官员,水溶刚刚收拾了扬州一带的贪官,让廉郡王损失惨重,廉郡王此人斤斤计较,难保没有怀恨在心,苏樾这个隐晦的提醒,所指应是廉郡王无疑。
  九月初二,水溶回到姑苏,菁玉把妙玉写给她的诗念给水溶听,水溶当即听出诗中提醒之意,却无震惊愤怒之情,冷笑道:“要是回京路上一帆风顺,这就不是赵弢的作风了。”
  菁玉道:“咱们俩都会武功,凌季同的身手也不差,还怕了他不成。只是苏伯伯不会无缘无故给我提醒,估计他和赵弢的人接触过了。”
  水溶沉思道:“赵弢元气大伤,手中可用人才不多,这是想让苏先生出山辅佐他了。”不经意间瞥到床上放着一堆暗红色四合云纹缎,已经剪裁好了正在缝制,水溶诧异道:“你在做衣裳?”这三年来他只见过菁玉动手做过一次衣裳,还是送给她妹妹黛玉的,现在可能实在是无聊了才做针线活打发时间。
  菁玉点点头,笑而不语。
  水溶知道菁玉一向喜欢穿鲜亮的颜色,这匹面料虽是上品,颜色也太老气了些,做男装倒显得稳重,做女装却不大适合了,随口道:“这颜色太暗了,不适合你。”
  “是给你做的。”菁玉拿起一块裁片放在水溶身前,水溶生得好,什么颜色都压得住,“挺适合你的。”
  水溶心头一颤,声音不自觉地温柔起来,问道:“怎么突然给我做衣裳?”
  菁玉自然而然地道:“你救了李若,这份人情我记在心里,给你做件衣裳,就当是谢礼了。”
  “哦。”水溶心里空落落的,她两度送自己针线,全都是因为他帮助过她的朋友,在她心里,李若和崔容的地位都比自己重要吧,他被自己突然冒出的念头惊了一下,他还没有完全确认菁玉是不是葭雪,为何他会在意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?
  玄静师太告诉他顺从自己的内心,他内心潜意识里认定了她们就是同一个人,他所害怕者只是那个万一,如果菁玉是葭雪,她恨不恨自己都不要紧,他总要面临最终审判,他宁可她还恨着自己,也不希望他找错了人。
  等回到京城,就直接向她坦白吧。
  九月初三,水溶菁玉离开姑苏,登船北上。水溶为了防备赵弢下手,就没有坐客船,而是包了一整条船,菁玉也不必女扮男了。
  秋风送爽,两岸秋景如画,李若的心情如同天际飞过的鸿雁,在李轲府中的噩梦终于结束了,她终于自由了,再过一个月,就能抵达帝京长安,那里有她的亲人朋友,等着她平安归来。
  出发后连续几个晚上,菁玉都和李若同塌而眠,李若后来越发不自在,菁玉和水溶是夫妻,她老霸占着菁玉,水溶肯定不乐意的,一天晚上到了安寝的时间,李若道:“菁玉,这样不大好吧,我还是去睡别的房间吧。”
  菁玉噗嗤笑出声来,尔后正色道:“你别胡思乱想了,不用担心他不高兴,我让你跟我睡,是为了保护你,你不知道我们在扬州得罪了人,路上怕是不太平,让你一个人待着不安全。”
  李若紧张地道:“既然那么危险,那就更该让王爷陪着你啊。”
  “我才不需要他保护呢,你过来,我给你变个戏法。”菁玉眨眨眼睛招手让李若坐上床,运功于掌心,一掌劈向一丈开外的烛台,一股劲风袭过,烛火倏然熄灭,船舱房间里陷入一片漆黑。
  菁玉五感灵敏,感觉到李若整个人都僵住了,愣了好久才突然一把抓住她的手震惊地开口:“你,你会武功?”
  “是啊,我还是高手级别的呢,你就安安心心留在我身边,我会好好保护你的。”@无限好文,尽在晋江文学城
  房间里很快安静下去,水溶路过门外,恰好听到菁玉说“我才不需要他保护呢”,心中五味陈杂,葭雪曾经宁可当通缉犯东躲西藏,也不肯回到他身边,她不需要他的保护,很多年后,那个与她极其相似的少女也如此自然而然地说着这样的话。
  是啊,她会武功,她不需要他的保护,她自己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,那赵徽和水溶算什么呢,是她们人生中可有可无的锦上添花?还是令她们避之不及的累赘劫数?
  九月初九途径淮安,船上的食物快用完了,水溶吩咐船夫在淮安停靠一晚,次日去城中采购补给。
  是夜秋雨绵绵,漆黑的雨幕里没入十几条黑影,悄悄窜上停靠在岸边的大船。
  菁玉蓦然睁开了眼睛,凝神细听动静,这些人手脚虽然麻利,却不像是江湖中人,只是一群乌合之众,没等到赵弢的神秘杀手,却等来了一群河盗。



 推荐阅读: 重生校园之追梦时代 炉石大领主 九转重生 英雄联盟之韩娱巨星 巨星人生 修仙速成指南 韩娱之炫 气运投机者 重生1996年 我就是好莱坞 超神娱乐家 电子游戏帝国 
 猜您喜欢: 剑过江湖 星光璀璨:重生第一影后 重生超维度 重生九七小甜妻 我真不想当厨师 最强雇佣兵王 美国之大牧场主 玄天尊皇 仙落大陆 全球修真武侠系统 代号惊蛰 半本小说